胡佳:节能只想拿政府补贴的,趁早拉倒

时间:2015-04-27
来源:龙8国际官网
分类:企业访谈
贝格特 专访广州柯美利节能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、2004年奥运会跳水冠军胡佳,他和我们分享了在节能服务行业的创业历程,谈到了如何突破合同能源管理模式在实践中的难点,自创“能源资产管理”新模式。

    广州柯美利节能科技有限公司位于广州市珠江新城,是一家专业致力于提供节约能源,提高能源效率的专业化公司。

    一直以来,柯美利执念于低碳生活,用心倡导更洁净的生活方式,不仅致力于节能科技产品研发、创新能源管理实践,更致力于节能文化意识的传播,提供最简便的节能选择,运用EMC合同能源管理模型,使最新节能技术产品能够快速推广应用。

    贝格特 记者对柯美利创始人兼董事长、2004年奥运会跳水冠军胡佳进行了采访,以下是采访内容。

    贝格特 :节能行业并不是一个大众熟悉的创业领域, 你为什么会选择进入这个领域?

    胡佳:这个选择纯属机缘巧合。2009年,我退役后在中山大学读PE(私募股权投资),当时有个同班同学正好在收购一家LED企业,我参与了整个收购的过程,开始了解到照明节能行业。当时LED灯的技术还没有现在这么先进,价格比传统光源高好多倍,市场化的进程很慢,我们就会想,怎么才能推动它的市场化呢,这个时候逐渐了解合同能源管理的模式。

    在正式进入节能行业之前,我做了半年的可行性调研。在这之前我还尝试过其他的行业,我做过生态农业、环保材料,公司是早几年就成立了。直到2010年初,我确定了做节能服务。我选择这个行业,因为它恰好跟我当时的学习是有关联的,我在中大接触到了很多和金融相关的宏观知识,然后越来越发现,节能行业是一个重资金驱动型的行业,这个行业和金融是分不开的。后来我又去了北京,到这个行业的早期企业、相关部门,去了解情况。当时国家已经在大力推广发展合同能源管理机制,包括税收优惠、包括补贴。

    中国所有行业的市场化进程都非常快,在欧美国家要走20年的东西,在中国可能只用走10年。我是懵懵懂懂进入节能这个行业,结果一进这个行业就发现环境已经变了。挺有意思,就这样一边走着一边琢磨了下来。摸索完所有的路后,发现最后只有一条路,就是证劵化,只有证劵化才能真正解决合同能源管理这个模式,它的临界点就在这里。但在中国目前的金融体系和市场环境下,很多问题都不能得到完全的解决,但是我们一直在走这条路,尽可能通过结构设计及风控来解决行业模式的风险盲点。

    我也常常想,我做一个事情的根源是什么?我以前是个运动员,后来我出来创业,选择这个行业,跟我个人的性格和追求的理想是相关的。我认为我一直是一个理想主义者,我希望有两种不同的人生。我在当运动员的时候,每天都有目标,今天练什么,练到什么程度,这个月比赛要比几场,要拿到什么成绩;但退役后这个目标没了,有一段时间,人变得特别迷茫。创业后,我找到了一个新目标,一个能让我为之付出的目标,而这个目标是可追溯根源的,是健康、环保、利国利民、利后代的,这是个有普世价值的行业。如果说机缘巧合后面有本质和根源的话,这就是根源。当我扎进来的时候,我发现这是值得付出的。

    贝格特 :你刚才提到,一进入这个行业,环境就变了,具体是指什么变化?

    胡佳:行业环境变得更恶劣,最主要体现在模式困境和融资艰难。我们现在做的节能效益分享型,是我们投资给客户节能,从客户节省出来的电费中拿分成,节能的设备在合同期未满之前,是属于乙方,也就是我们,到合同期满了后再移交给甲方。试想一下,其实所有的节能服务公司都是轻资产公司,那么,这样一个轻资产公司却背了重资产在前行,那就要求这个企业本身自己就要底子很厚。

    一个节能项目合同,短则五年,长的,像工业节能一个合同随便就是十年二十年,折旧期更长,投资更大、回收成本更慢,于是只能靠财务去解决,不断从银行贷款。

    这就是最大的问题:轻资产公司背重资产,去银行贷款融资吧,银行一看,都说哎呀我们大家都很看好这个行业,哎呀这个模式多好,但是真正实操的时候,融不到资。这个问题非常严重。要想从银行融资,比前几年更难。这样别说小公司,实力雄厚的大企业也会很吃力。所以,必须建立一个完善的机制,在这个模式下把资产剥离,把重资产和节能服务剥离才行,不做剥离根本做不了。从我入行到现在,四五年的时间,很多节能公司到现在都见不着了,因为现金流断链。大家都认为好做,其实没那么简单那。我一个挺不错的哥们,自己正儿八经投了几千万,后来亏得一塌糊涂,就是风控没做好。

    贝格特 :从你说到的融资困境,我们是不是可以提出一个问题,就是现在的合同能源管理是存在一些致命缺陷的?

    胡佳:模式本身没有缺陷,模式都是很完美的,但在具体操作中会有很多问题。比如整个社会缺乏信用平台支撑、金融体系支撑,还有就是诚信问题和违约问题。履约在中国也是一个很大的难题,单单一纸合同的约束真的就够了吗?要知道,在合同能源管理中,轻资产公司是比客户要弱小得多的。

    我们去看欧美,美国的节能公司采用比较多的是节能量保证型,最大的客户是联邦政府和地方州政府,再加上欧美国家在法律体系上和信用体系上非常完善,合同能源管理就可以运行得很好。我们国家现在也在不断推进,我们公司自身也在做金融平台,但这需要时间、需要过程,所以对我们来讲,很重要的是做好前端的风险控制机制:哪些客户能做,哪些项目不能做。

    贝格特 :在目前的大环境下,你对合同能源管理的未来发展,还是持乐观态度?

    胡佳:当然乐观,不然我为什么还要做下去呢?一个企业在做事的过程中,不碰到挫折、不去迎面解决,那这个企业就没有生命力;一个人同样也是如此。在一个大环境不太好的情况下,这个行业一定需要洗牌,一定需要淘汰,最后一定是大浪淘沙,淘出真正能够活下来的企业,这就是竞争机制。这种竞争机制下,企业才能真正意识到该怎么去做。

    贝格特 :但是,如果一些重要机制不健全,会不会导致整个行业的无序竞争,出现“劣币驱逐良币”的情况?比如一些专业的企业可能生存不下来,而另一些纯粹靠低价策略的企业反而有生存空间。

    胡佳:我只能告诉你这就是市场。在这个市场中,我看到一些公司死掉了、一些公司起来了、一些公司又重组了。我不知道我能走到哪一天,但我会持续往前走。很多企业生存不下来,说实话,我也感到很惋惜,但是,这就是市场的残酷性,它跟我们以前当运动员的比赛是一样的。站在奥运会的那个跳水台上,我只有六个一点七秒,没了就没了,这个机会没了就要等四年,这就是残酷性。市场跟赛场一模一样,甚至比赛场更残酷,因为市场不是一个封闭的体育馆,它的不确定因素要更多。

    但是你也要做下去,不可能说一拍手就全部抛下了。我是在一个竞争环境下成长起来的,我深知这样的环境能够塑造出一批什么样的人。中国跳水队是全世界最优秀的团队之一,是“中国梦之队”,它在四十多年的时间里成为中国拿奥运冠军最多的队伍,有它成功的必然之处。我之前并没有职场经历,没有打过工,但我从中国跳水队的团队里学到很宝贵的管理经验,在一个高竞争性的环境中,很多东西是相同的。

    创业是条不归路,开始了就要一直走下去。这不关乎别的,不关乎行业环境,不要过于看重这些外在的东西。一个行业有危机的时候,有“危”就有“机”:机会在哪里?怎么转型升级?怎么不断调整?怎么迎合市场?怎么能从市场的需求来倒推、知道我应该提供哪些服务?我一直强调,产品的技术革新是基础,加强服务意识才是王道。

    贝格特 :柯美利的定位是一家“综合能源集成服务商+能源金融服务商”,你们可以提供哪些节能解决方案?相对同行,柯美利有什么竞争优势?

    胡佳:我们主要的方向还是在建筑节能,从最开始的LED照明系统延伸到建筑节能的其他服务链条:供配电系统、中央空调暖通系统、空气能热泵系统、楼宇自动化系统,等等。我们都知道未来能源行业的两大方向,一个是降低对石油石化能源的依赖,即发展电动汽车;另一个就是分布式能源,分布式主要的应用一个是光伏太阳能,另一个就是“热电冷”三联供——它们都离不开建筑。我们还做了一个能源基金,用来解决节能服务公司在投资重资产过程中负债率过高、现金流短缺的问题。这个金融平台,我们花了两年时间搭起来,不仅给我们自己服务,同时也给市场上有需要的公司服务,所以在融资上,我们的实力还是很强的。在技术服务链条上,我们有自主的技术团队,与清华大学、中山大学、东南大学、华南理工大学、华中科技大学、中科院能源所都有外部合作,还会有一些院士给我们做顾问,这些人才足以支撑现有节能项目的技术服务。

    贝格特 :你们如何说服客户进行节能和能效管理?这个说服的过程是否困难?

    胡佳:这四年时间我见的最多的就是客户,从老板到管理层再到下面的工程部门,甚至物业管理,我每天都在见不同的客户,对客户的所有诉求都很了解。我们给客户做“百问百答”的机制,让客户提问题,我们来提供解决办法。客户的需求无非就是几点:第一,你怎么给我计量;第二,对效果的疑问,是否能够真的达到节能量;第三,你是用什么产品、什么设备;第四,如何进行分成……客户问得越多,对你越有好处。客户问得越细,你越能解决他心中的疑问、满足他的需求,代表你的机会越大。

    我从来不认为,应对客户的质疑是一件“困难”的事,千万不要怕这是困难,这恰恰是好的。一个服务型的公司最强调的就是沟通,你是否善于沟通,你是否能够解答客户心中的疑问,这才是服务的第一个链条。技术、融资很重要,但最重要的是“服务”,你能不能与客户站在同一边、为客户创造利益?

    贝格特 :在和客户打交道的过程中,你听到的对节能和能源管理最普遍的误解是什么?

    胡佳:还好,大家只是对很多技术抱有怀疑态度,不确定是否确实能够做出来。在一个企业里,每个不同位置的人都要背责任嘛,老板考虑经济问题,一句话下去,下面的人做任何事情要背责任的。所以还是要体谅在这个过程当中与你争辩的人,其实他们都是为了一份责任。

    贝格特 :不少人呼吁政府要给节能行业更多补贴和扶持政策,作为一个身在业界的企业家,你的看法是?

    胡佳:说实话,我没想过这些。我从来没想今天拿这里的补贴、明天拿那里的补贴,没想过。如何在市场机制下生存下来,这才是我想的,这才是一个健康的企业。如果一个企业总是想着拿补贴去生存,它根本就是适应不了市场化的,甚至会扰乱这个行业的市场竞争。不在市场上趟,怎么知道水深呢。

    其实我特别想说一句话,国家不给你补贴,没有政策的环境,你还做不做节能,如果真的是节能人,就应该做,如果不是节能人,是过来投机的,趁早拉倒吧。这就是我的一句话。我作为一个节能服务公司的代表,按理应该为行业做一些政策呼吁,但是我最想讲的就是这句话。

    如果一定要说,我认为要推动节能行业的发展,讲其他的都是假的,最关键的是银行体系能否给节能行业多一些支持:钱从哪里来,能不能给我们贷款,贷不了款有没有其他的合理机制,这才是一针见血的。其次就是谁来做有公信力的第三方。政府是不是能作为第三方主体?如果不能,有什么好的机制来形成有公信力的第三方?国外有很多很强势、公信力很足的第三方,我们没有。第三方是很重要的,否则计量的效果没法验证。

    贝格特 :国内备案的节能服务公司目前有4000多家,你认为什么样的节能服务商最终能够发展壮大?

    胡佳:最核心的,你是否有足够强大的服务团队。所有的技术服务和金融服务,都需要你和客户沟通。你必须有一个良好的服务团队,你的整个团队必须能以服务的心态给客户解答问题、提供解决方案、带来价值。

    贝格特 :柯美利目前的盈利状况如何?未来三年的规划是怎样的?

    胡佳:节能服务公司是泛金融类的服务企业,我很幸运有一批懂金融的朋友,为我出谋划策,保证了公司金融体系的前瞻性,所以我们公司的盈利能力很不错,负债率很低。

未来三年的规划,是将我们自己摸索出来的新模式“能源资产管理模式”不断完善,然后将这种模式快速复制,扩大规模。

    贝格特 :作为一个名人,你的言行会受到更多关注,在创业上可能也是双刃剑,会不会有名人的包袱、害怕失败的压力?怎么去应对?当你感到疲倦时,是什么让你坚持下来?

    胡佳:勇敢、执着、信念、超越自我,是我们在跳水队里经常说的。我六岁时就要站在十米台跳下来,这是需要勇气的。后来练到全身都是伤,每天也要坚持训练,在这样的情况下也要参加比赛,这就是“有条件时候要拿下,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拿下”。这种无形的精神上的东西,已经成为我体内的一个基因,让我始终专注于突破,而不是专注于困难。我也常常和公司同事分享我当运动员的故事,我很高兴看到整个公司的团队也是充满积极性,干劲十足,我想这就是我们的企业文化。我的成长经历塑造了现在的我,我希望把国家队的跳水精神:勇敢,执着,信念和超越自我,在不同的行业中传承下去。

    贝格特 :龙8国际官网 是南网能源公司打造的一站式综合节能服务平台,我们致力于关注节能和新能源领域,最后请你寄语贝格特 。

    胡佳:我们公司叫“柯美利”,“美利”取自于《易经•乾卦》,“乾始能以美利利天下,不言所利”;“柯”来自于《尔雅》,是“肩负、担当”的寓意。我们的口号是“用心制造节能”,我期望在这个行业,大家都能用心制造节能,这就是我们节能人的态度。

给贝格特 投稿
贝格特 致力于关注节能和清洁能源领域,如果你有这方面的见解,或者有报道线索,可以给我们投稿或来信: wangwx@csg.cn

转载声明: 凡注明来源为贝格特 或龙8国际官网 的所有作品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.

免责声明: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龙8国际官网 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